我区整治路域环境保障“畅安美”
讲文明树新风公益广告

东钱湖小普陀的前世今生
40.5K
史岩之像
补陀洞天石窟被列为鄞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
小普陀观音洞内景

  ■史宏

  如今,名气在外的小普陀,已经成为东钱湖最为热闹的风景点。每当双休假日,这里人头攒动,游客如云。

  可是,在当初未发现之前,这里还是一座湖中的小岛,方圆仅有100多米,四面环水,远离岸边。岛上,除了一个隆起的山包和几棵树木,四周是一片荒凉的农地,几乎无人问津。

  那么,人们不禁要问,被历史湮埋了好几百年的小普陀,究竟是如何被人发现的呢?它的建造者是谁?当时又是如何凿建而成呢?

  小普陀地理位置独特,位于东钱湖的湖心堤上,曾是有名的“钱湖十景”之一“霞屿锁岚”的所在地。这里一端与陶公山古村相连,另一端和对岸的沙家山接壤,向左经过今年建成的钱湖秘境通向下水,向右可直达上水。

  过去,这里寺院林立,岛屿如珠。其中,霞屿岛上的霞屿寺,与东北岸的二灵寺,以及月波寺,遥相呼应,自成风景,是历代文人墨客赋诗寄怀之地。据说,最早描写霞屿寺的为史浩,他在咏《东湖游山》中这样写道:“行李萧萧一担秋,浪头始得见渔舟。晚烟笼树鸦还集,碧水连天鸥自浮。十字港通霞屿寺,二灵山到月波楼。于今幸遂归湖愿,长忆当年贺监游。”

  霞屿寺,历史悠久,始建于宋代,因霞屿岛而得名,全称叫“霞屿禅寺”。据明嘉靖《鄞县志》记载:“霞屿山在东钱湖中,四面环水,上有望湖亭,有观音洞,名‘小普陀’。”“普陀”一词为古印度梵语,出自佛经“Potalaka”的音译,其意和“补陀”相同,指观世音菩萨所居之岛,有“美丽的小白花山”等说法。后来,明代张时彻登上望湖亭写道:“烟霞探不极,独上望湖亭。孤屿悬明镜,群峰展画屏。船舟舒月白,松桧匝云青。尽日中山醉,人言是谪星。”

  小普陀的发现经过

  上世纪70年代,全国上下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,鄞县也一样。1976年,县政府响应上级号召,决定在湖中建造一条长堤,将东钱湖一分为二,这样可交替抽水,便于清除淤泥。

  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。根据设计要求,采用东西相向填湖筑堤的办法,而且,需要穿过霞屿岛,由此也成为当时就地取石的地方之一。

  当年10月下旬的一个下午,有人匆匆忙忙来到指挥所,他便是陶公村船工忻洪涛(配合工程组接送人员)。进门以后,就对刚出差回来的罗经衍(工程组负责人之一)说“下球寺(霞屿寺的俗称)挖出一个石洞”。当天下午3时左右,天色还早,考虑到事情重大,罗经衍来不及休息,说:“咱们一起去看看。”

  由于洞中没有光线,他们带上夜间值班用的手电筒,马上出发。十分钟左右,到达洞口(后来才知道这是后门),洞中除了有两三米处积水堆积在入口处的泥土上,还有杂乱的脚印,估计已经有不少民工来过。

  洞中都是泥浆,异常难走,二人手抓着洞壁,深一脚浅一脚,往前探索。到了下土坡时,在冰凉的泥水中每走一步,都会发出“咣啷、咣啷”的回声,这让他俩有些提心吊胆,不知前面会出现什么意外。

  随着周围光线越来越暗,连装有4节电池的手电筒,也根本照不清洞中情况。罗经衍说:“还有别的办法吗?”忻洪涛急中生智,说道“有的”。于是,他回到自己的船上,用扳手夹上浸过柴油的回丝。为了一探究竟,也顾不上浑身的泥水,点燃以后,一人举着临时做的火把,另一人用手电筒配合,这样继续向前探进。可是,这时候积水越来越深,正当罗经衍犹豫之际,前方突然出现一个石室。

  “快来看!”当火把往石室照去,二人惊奇地发现,左边顶部,雕有一条四爪飞龙,通体金黄,腾云驾雾,呈回头飞舞之姿,朝向旁边岩壁上的火球,隐喻瑞祥的“双龙抢球”。可是,就是没有发现对称的另一条。当看到石室右下端,还有一尊石像,罗经衍用手试着扳了一下,可是,怎么也不动,这才知道与岩壁连为一体。石室正中处,有一尊高大的无头坐佛。石室四周的岩壁,更是被雕凿得千姿百态,层层叠叠。他们也顾不上看这些,“佛头到哪里去了呢?会不会在后面的水里?”忻洪涛蹲下身来,往后面的泥浆中摸去,不一会儿,果然捞到一块石头。由于再也没法往前,二人经过商量后,带着那块石头原路返回。到了船边,忻洪涛将石块洗净,立刻清楚地露出了眼、耳、鼻,原来是一尊佛头。

  回来以后,罗经衍感到此事非同一般。当晚,就向指挥所的张振川书记汇报。不久,石窟南边洞口也被发现。当时,杨永友(当时担任横溪水库建设指挥部党委书记、总指挥)闻讯赶来以后,立即组织人员抽水清泥,并采取相应的保护措施。1979年8月29日,中新社中国新闻、香港《大公报》相续报道了《鄞县东钱湖畔发现“补陀洞天”遗迹》的消息,这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,经过市文物考古专家鉴定,确认为一座南宋时期的石窟,包括石室里的石刻。就这样,小普陀重新被世人所知。

  小普陀为史岩之所建

  关于小普陀建造的主人,流传最广的版本,为南宋丞相史浩所建,他为了却老母去普陀烧香的愿望,免受海上劳顿,在东钱湖霞屿岛上开凿了观音洞。

  其实不然,据民国四年《东钱湖志》记载:“霞屿寺,东钱湖之心小屿,兀然于其中,大资史岩之凿山为观音洞,仿宝陀之山因建寺,且割田以赡。明洪武十九年(1386)废,永乐二十年(1422)修复,宣德八年(1433)重建。”而且,在《余姚半霖史氏小宗支谱》中,也有同朝为官吴潜(1195-1262)为史岩之所题像赞为证:“官居要路,矢慎惟艰。清直自负,不畏权奸。诚百僚之师表,而当宇之屏翰。竭忠藎而无愧,由纯孝其克端。厥修子职,能奉母欢。凿兹霞屿,普陀同观。使寿乐公其尚在,虽为执鞭马,亦余心之所安。”除了以上,还有南宋物初大观禅师(1201-1268)所著《物初剩语》记载:“景定壬戌仲春三日,东湖泛舟之霞屿寺,报谒应长老,寺乃寿乐史大资所创,为补陀之附庸,曰小补陀。”凡此种种,足以表明当时上到朝廷下到民间,都知道小普陀观音洞为史岩之所建。对此,后来的《四明谈助》中也予以了纠正。

  史岩之(1193-1270),鄞县人,南宋晚年政坛重要人物,字子伊,号寿乐,系文靖公史弥忠季子,丞相史嵩之之弟,官至吏部尚书。死后,他与继夫人赵氏(皇室郡主)合葬于今天慈溪市梅梁山梅湖旁,并有宋理宗赏赐“积庆教寺”。

  据说,史岩之是个孝子,在他任临安知府期间,恰逢母亲孙夫人八十大寿,欲渡海去普陀山烧香拜佛。史岩之担心母亲年老经不起海上颠簸,就仿照普陀山上的观世音道场,在家乡东钱湖霞屿岛上凿了一个石窟,以奉母欢,故名“补陀洞天”。这从石窟进口上方,当初摩刻的“补陀洞天”得到佐证,而且,在凿建观音洞之前,当地已经有了霞屿寺。

  其实,在东钱湖范围内,要物色与普陀山一样,既有现成的寺院,又要四面临水,这样的地方少之又少。除了以上要求,还要一样必不可少的条件,开凿观音洞的山头。而霞屿岛有寺有水有山的独特环境,自然成为史岩之的首选。自从建成以后,随着历代文人墨客慕名前来,写下了不少脍炙人口的诗作,这让小普陀名气越来越大。到如今,以至成为整个霞屿岛的代名字。

  小普陀如何凿建

  霞屿岛并不高,仅有7米左右。观音洞建于岛上的小山之下,为了保证顶面有足够的厚度和牢固,石匠向地下挖了1米多深。

  观音洞长约41.4米,平均宽2.8米,由进出石门、石洞、石室、石刻等组成。石窟并非一条常见直线,中间一段,有相反的两个弯角,而且,为地势最高处,向两端呈下坡状,这是当初特意所为,以防洞内积水,非常科学。洞顶为月拱形,最大限度分散中间承受的重量,符合现代工程力学原理。洞壁上,有十多条的纵横裂缝,长短不等,遍及整个石窟。如今,当年地面两侧所凿的水槽,依然发挥着作用。平时,洞内所产生的积水,通过外面的暗沟排向湖中。

  经笔者实地测量,月拱形大门,最高约2米,最宽约1.75米。洞顶山体上,摩崖的“补陀洞天”,每字0.4米见方。经行内人士鉴定,采用少见的篆隶结合体。距进洞口约10米之处,有一个半圆形的石室,亦称佛龛,宽约2.6米,深约2.6米,高约2.2米。这里集中了石窟的所有石刻。左侧顶上,有一条飞龙,采用圆雕技法,如果包括周围的祥云部分,长约1.16米,宽约0.69米。右侧下端岩壁上有一尊立佛,叫韦陀菩萨,身披盔甲,双手合胸,胸前横放降魔杵,脚踩祥云,威风凛凛,如果包括周围的祥云部分,高约0.68米,宽0.53米。整座石室周围的岩壁,怪石嶙峋,鬼斧神工,让人叹为观止,像这样就地透雕在坚硬岩壁上,并非为易雕的梅园石,其难度和要求相当之高,这在宁波并不多见。正中处,还为观世音菩萨坐像,高约1.3米,宽约6.9米,厚约0.7米,双目微合,盘膝而坐,慈祥端庄。这些石刻依势而雕,突兀岩壁,细节分明,堪称南宋石刻的代表,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历史研究价值,而那条罕见、尚存的飞龙,已经成为小普陀的镇寺之宝。

  要在这么低的山包中,凿建这样一个大型的石窟,包括洞内工艺复杂的石刻。可想而知,一定出自当时名匠之手。

  南宋时期,宁波石刻业已经十分发达,涌现出众多技术出众的石匠,这从东钱湖畔众多的墓道石刻可见一斑。经过笔者多次实地考察,从进门到出门,两端都为直线。可是,中间却为奇特的S形曲线,而且,连接两端的直线距离相同,这引起笔者的深思,当初应该采用两端同时开凿、从高到低的方法,这样不但可以缩短将近一半工期,还可省去搭设架子的麻烦,保证开采过程顶处石头不会坠落。不过,之所以造成这样的走向,有两种可能:其一,由于石窟处没有遮挡的东钱湖中,这样不但能解决风洞效应,还符合古人“直无风水”的说法,起到人们常说的玄关作用;其二,由于古代没有先进的测量仪器,中间对接方向发生偏离,这样不得不“扭头”进行纠正。

  鉴于上述分析,整个施工过程大致可分三步。第一步,先分组进行双向开凿,最后形成一个毛坯的石窟;第二步,石窟贯通以后,再凿雕石室以及岩壁上的石刻;第三步,最后修整地面、两侧洞壁,以及石刻涂金镌字等,这从至今洞壁两侧留下的凿痕可见。根据笔者推测,像这样一个石窟,从开凿到完成,整个工程大约耗用一年多时间。

  小普陀何时被毁

  如果按史岩之墓志铭记载,其母孙氏卒于淳祐九年,即1249年,享年86岁。那么,这就不难得出,孙氏80岁大寿时间,即为1243年。这样一算,小普陀为南宋晚年所建,距今已有778年历史了。

  那么,这样一座盛极一时的小普陀,后来为何销声匿迹了呢?据《延祐志》记载:“寺于明洪武十九年被废,又于明永乐二十年修复。”又据《成化志》记载:“明宣德八年,寺院重建,后遭受一场火灾,寺毁洞没。”

  另外,只要阅读历代描写小普陀的诗作,就会惊奇发现,元明之时,小普院香火兴旺,人来人往。元代刘仁本写的《中秋游东湖登霞屿寺》诗云:“东钱湖上值中秋,载酒吟诗作胜游。一色水天涵万象,四时风月属群鸥。冯夷漫奏霓裳曲,太乙还乘莲叶舟。中有补陀霞屿寺,玲珑楼阁似瀛洲。”明代杨守阯写的《游霞屿山》诗云:“东游如入辋川图,野马沙禽相唤呼。碧树森罗三宝地,青山环绕万金湖。人逢首夏衣穿葛,节近端阳酒泛蒲。一宿招提问禅语,面墙今有达摩无?”明代胡琏写的《霞屿寺》诗云:“水中孤屿若浮螺,来往争传小普陀。碧洞涵虚开白石,朱甍倒影入苍波。老僧衣钵千灯后,客子舟航一叶过。此日登临抚遗迹,满湖秋色暮霞多。”便可知晓。

  到了清代,虽然描写小普陀词作多了起来,但无一例外流露对世事变迁、物是人非的感叹,有忻孝则写的《咏霞屿山》诗云:“水中孤屿映晴霞,结石还摹小普陀。地近二灵分夕照,岸悬四面绕苍波。禅房日久成荒土,佛洞春深桂碧萝。句咏湖山谁得似,白瓷盘里一青螺。”清代忻起林写的《咏霞屿山》诗云:“为怜霞屿水环潺,多少诗人好问津。落日界开螺顶黛,晴岚锁住鸭头春。一天洞辟禅堂邃,四面亭迎翠巘新。胜迹而今俱已杳,不堪指点说前因。”清代董沛写的《霞屿》诗云:“岚气浮晓烟,中流蓄湖势。奉母游补陀,奇想辟天际。凿石置洞天,隐起佛光瑞。四面开云霞,朝朝丽山寺。笙歌天外声,姬侍拥冠帔。到今七百年,台宇尽荒废。古树经秋霜,寒鸦向人坠。我来凭吊时,怀古发遐思。昔闻凤凰山,宫庙有图记。准安飞渡江,宸居作酒肆。粤海厓山中,乘舆曾野次。慈元旧行殿,转眼水同逝。兴废本无常,喷击唾壶碎。何况梵王宫,秋岩剩空翠。”尤其,诗人忻起林的一句“胜迹而今俱已杳,不堪指点说前因”,则直接点明小普陀的消失,那是事出有因。

  根据历史上的记载,以及以上众多词作来看,不难知道,造成小普陀彻底毁灭的是一场火灾,大约发生在明末清初。如今可以想象,这是一场并不寻常的火灾,以至整座寺院连石洞一起湮没,这样一埋就是几百年,一直没有重建。

  点亮绮丽的湖光山色

  自从补陀洞天石窟发现以来,在鄞县政府重视和关心下,1986年5月28日,小普陀被列为鄞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1989年3月,根据县民政局有关文件精神,小普陀古迹正式对外开放,由安清法师(比丘尼)出任复建霞屿寺住持,征田24亩,并启动了小普院重建工作。

  从1992年动工到2006年,小普陀经过安清、月莲、了觉三位住持,已经初具雏形。2010年9月20日,由妙明法师接替霞屿禅寺临院(暂时履行住持职责)以来,重修圆通宝殿,新建藏经楼,规范寺院管理,定期开展讲经弘法活动等。经过近30年的建设,一个真正的“湖天佛国”重现世人面前。整座寺院坐北朝南,在方圆20多亩地方内,各类建筑依次而建,主要由天王殿、圆通宝殿、诸佛宝殿、地藏殿、药师殿、财神殿、西方船、水上观音、七尊观世音石像、七星如来长寿塔、九龙壁等组成,还建有配套厢房等附属设施,以及游客的休闲公园。整座寺院布局合理,错落有致。寺院东、南各建有一座大门,而烟柳成堆的湖心堤,犹如一条夺目的彩带,从东门前直穿而过。

  目前,小普陀景区树木成荫,绿草如茵,不但兼备朝圣拜佛和观光休闲的双重功能,还成为当地人茶余饭后的健身长廊。去年11月30日,随着小普陀景区门票的取消,集浓郁诗意和动人传说于一身的小普陀,无疑吸引更多游客的到来。

  由于石窟长年暴露空气中,尤其,当年放炮采石的震动,导致岩壁出现了许多裂缝。据寺中的宽平法师介绍,每当大雨之时,洞壁的缝隙会渗出水滴,上演别样的“水帘洞”奇观。不过到了盛夏季节,洞中凉爽宜人,成为一处难得的避暑胜地。值得一提的是,去年10月,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一行在当地相关人员的陪同下,特意来到东钱湖,对小普陀进行了考察。

  “千年佛洞留香阁,一片螺痕赛普陀”。历经劫难的小普陀,如今已经成为东钱湖的核心景区,乃至东南有名的观世音道场之一,大大提升了东钱湖人文内涵的同时,也点亮那一片绮丽的湖光山色,这恐怕是当年史岩之所不曾想到的。

 
 
原标题:
编辑:朱琳
来源:鄞州新闻网 21-10-08 14:47
纠错:1481280278@qq.com   
 
 
 
  • 宁波公益广告作品库
  • 平安鄞州
  • 宁波,常有新变化

 
美国一动物园多种动物接种新冠疫苗
阿富汗国防部说美军撤离驻阿最大军事基地
巴基斯坦政府:应避免将新冠溯源问题政治化
俄英就“黑海事件”互放狠话
土耳其总统宣布开建伊斯坦布尔运河
国际社会热烈祝贺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
美国一公寓大楼倒塌,已造成至少99人失踪
外媒:美对外疫苗援助承诺食言
朴槿惠住宅将于8月拍卖抵罚款
莫斯科近期最高气温平120年来同期纪录
加速构建“热带雨林式”创新生态 提升鄞州核心竞争力
鄞州关心下一代 工作的实践与探索
践行“四先”精神是每个鄞州人的重要使命
大力提升居民科学文化素质
集聚各类科技资源服务小微企业 宁波日报头版点赞中物科技园
如何解决科技成果向小微企业转移转化的“最后一公...
人民日报关注!这个社区的志愿服务有何特别?
社区居民齐动手 央视聚焦鄞州社区“微改造”
鄞州公益项目让困境儿童圆梦六一“微心愿”
 
 
 
 
联系我们 | 地址:宁波市鄞州区麦德龙路8号 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74-87666666  Email:yzhnews@sina.cn
主管:中共宁波市鄞州区委宣传部 承办:鄞州区融媒体中心
法律顾问:浙江甬润律师事务所 主任:顾军贤律师 地址:鄞州区首南街道泰安中路158号恒业大厦23楼 电话:55716116
Copyright(C) 2005-2012 yz.cnnb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浙新办[2006]18号 浙ICP备09065152号